作者:李光鬥
  當我們沉浸在互聯網創新與變革帶來的便利時,殊不知互聯網作為一個行業正在消失,因為跨界與顛覆帶來的行業格局大洗牌,所有的行業都將互聯網化。面對互聯網的爆發和凶猛浪潮,只有掌握了互聯網的兩大命門:跨界打劫和造反顛覆,才能在未來的商業格局中占據優勢。
  跨界與顛覆是互聯網行業最普遍的商業模式。蘋果跨界進入智能手機行業,取代傳統手機諾基亞老大的地位;微信跨界進入移動通訊領域,搶了三大移動運營商的飯碗;互聯網金融的出現讓傳統銀行戰戰兢兢……跨界與顛覆無處不在,互聯網正以前所未有之勢跨界、顛覆著所有行業。
  中國互聯網公司三巨頭BAT(百度、阿裡巴巴、騰訊)分別是以搜索、電子商務、即時通訊起家的互聯網企業,因為業務領域和服務範圍的跨界與融合,今天我們很難再定義他們到底屬於哪一個行業。
  餘額寶是阿裡巴巴推出的在線理財業務,用戶在支付寶網站內就可以直接購買基金等理財產品,同時餘額寶內的資金還能隨時用於網上購物、支付寶轉賬等支付功能。餘額寶一經問世就在業內引起了不小的波瀾,因為他搶了傳統銀行的飯碗。它比銀行存款利息更高,轉入、轉出更方便,而且沒有手續費,還可以隨時在線購物,所以一經推出就受到了廣大網民的青睞。
  10年前當我們談論百度時,我們談論的是它的搜索,而今天提起百度如果你的思維只能停留在搜索層面,說明你還不夠瞭解百度。如今的百度早已發展成集搜索、推廣、導航、社區、游戲、娛樂、廣告、雲計算等業務模式於一體的綜合生態互聯網平臺,2013年更是以319.44億元的營業收入超出央視總營收40億元人民幣,一躍成為中國最大的媒體。
  時至今日,中國移動才明白自己的競爭對手不是中國聯通,而是騰訊,這一切皆因微信的出現與跨界。微信的出現改變了中國人以往的生活習慣,打破了傳統時代的溝通方式,平衡了信息不對稱的天秤,密切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更大程度上顛覆了以往的商業運作模式和管理方式。
  跨界、顛覆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可能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創新,可能只是細微的變化,就能改變一個產業的格局。
  “去夏威夷度假,當地酒店的西餐吃不慣,而在那裡洗一件襯衫相當於買一件襯衫的價格,而同行的美國朋友選擇住當地的公寓,而他們平均每個人一天的房費只有10美元。”這是一位中國游客在夏威夷度假時的真實體驗。
  外出旅游住在別人家裡,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但這種假日房屋短租模式在國外十幾年前就有了。這類商業模式的踐行者最有名的當屬美國在線短租網站HomeAway和Airbnb,把房子放到網上去,與用戶對接產生交易,通過收取廣告費或者交易佣金的方式盈利。
  HomeAway是向提供房源的房東或地產經理人收取一定的費用,Airbnb則是向房東及房客分別收取不同比例的佣金。無論哪種模式,HomeAway和Airbnb只是搭建一個在線信息發佈和交易平臺,就像國內的淘寶網一樣只提供一個平臺。簡單的說,HomeAway和Airbnb就是利用互聯網這個工具將房東閑置度假屋的信息擺到線上,以供需要出行旅游的人選擇住宿,起到類似資源整合的中介作用。
  在美國在線短租HomeAway和Airbnb爆發成長的同時,國內的創業者們便迅速地將它在中國市場進行了複製:愛日租、螞蟻短租、途家網、小豬短租、愛租客等等。
  酒店最大問題是房源,需要先把房子承包下來再對外經營,而承包是需要費用的,還有若干年的養護維修支出,一旦住的人少就會虧損,而途家網顛覆了這一傳統業態模式,與傳統酒店的經營方式和邏輯不一樣改變了拿房子的模式,用的是分成模式。有人住就和業主分成,沒人住就不用付錢給業主。
  在這種顛覆以往住宿業的房源獲取和使用的模式下,很多業主尤其是空置的旅游地產項目業主都願意把房子交給途家管理。目前美國和歐洲約有37%的人出行住度假租賃房而不是酒店,然而中國10%都不到,另外當前中國旅游市場正在爆髮式增長,旅游消費規模大,有大量的出行者需要度假酒店,所以這類模式“錢景”可觀。
  如果你現在還站在馬路邊招手攔出租車,不是out不out的問題,而是你根本就打不到車,因為“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出現。
  自從有了“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軟件後,出租車司機都忙不停的接單,所以在繁華路段你看到一輛輛疾馳而過的出租車都是早有預定忙著去拉客的,所以如果你還不會用打車軟件就很難打到車。
  打車軟件的出現同時導致了聽電臺廣播的收聽率急劇減少,因為作為廣播重要受眾的司機師傅幾乎都在聽訂單播報。人們曾設想過電臺廣播的千萬種死法,諸如在各種新式媒體的衝擊下難以生存,最後沒想到是這樣,原來廣播的競爭對手不是電視也不是手機,而是打車軟件。所以流行一種死法, 叫沒看到對手, 然後就死了——這就是跨界打劫。
  滴滴打車的誕生改變了傳統打車市場格局,培養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現代化的出行方式。除此之外滴滴打車還推出了定位於中高端的新業務品牌——滴滴專車,與易到用車業務模式類似,滴滴專車致力於為高端商務出行人群提供優質服務:即時響應,專業服務,高端車型、專業配駕。
  滴滴專車和易到用車通過對運營車輛的有效調度,把閑置資源調動起來,將傳統的拼車模式合法化,通過創新交通出行服務模式,整合市場資源,讓社會資源得到了最大的利用。
  以前我們看電視,只能是電視臺播什麼我們就看什麼,即便是電視巨頭松下、索尼再高科技的設備也無法改變這一現實。然而樂視超級智能電視的出現徹底改變了這一現象,我們終於進入了想看什麼就看什麼的時代。
  樂視的顛覆創新中重要的一枚棋子是打通上游內容產業鏈,創立自己的內容與文化定位,從《小時代》系列到《歸來》,再到目前熱映的《太平輪》、《紅高粱》等等,樂視致力於做內容產業。而小米電視在初戰失利後也終於認識到了內容的重要性,已經開始全力模仿樂視內容的模式,也就有了高薪挖角新浪網總編輯陳彤,並拿出10億美金打造小米自己的內容庫,力圖以拷貝蘋果硬件的方式再次拷貝樂視創新的內容產業鏈。
  樂視智能電視其產生的超級顛覆影響力已經被業界有目共睹:9.19一天10萬台,11.11一天6.4萬台,打破多項業內國際記錄,奪得多個行業第一。樂視以最快速度擊退洋品牌大尺寸液晶電視高端壟斷地位,和傳統液晶國內巨頭創維、長虹、TCL銷售萎靡形成顛覆性對比。從剛出道時被人疑惑嘲笑,到今天以數據業績獲得各方肯定,這就是造反顛覆的力量。
  互聯網對媒體的跨界打劫和造反顛覆尤為明顯。
  在新媒體時代,撰稿人不會再受制於發表平臺的約束。在過去,各種老牌雜誌由各式各樣的作者填充版面積聚人氣,而現在,多如牛毛的寫作平臺卻開出優厚稿酬,積極拉攏這些寫作者加入自己的寫作平臺。
  平臺本身的品牌效應已經越發趨於暗淡,每一個關註每一條分享,都是基於讀者對作者本身的喜愛,是高度個體化、原子化和私密化的。因而,以前所謂“專業”的寫作所面對的受眾群體將會越來越小,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炫耀式寫作,寫作者里魚龍混雜,他們可能是律師,主持人,電影明星,IT民工,這是一個“分享”寫作時代。網絡時代之前,這類人轉行碼字被詬病為不專業,但現在卻比專業創作者更受讀者的歡迎。
  在各式新媒體的衝擊下,出版業也是朝不謀夕,然而把互聯網的“眾籌”思維跨界延伸到出版領域,奇跡產生了。
  互聯網思維新書《拆牆:全網革命》利用書中所講述的概念和工具以互聯網的方式眾籌出版,顛覆了以往圖書經由出版社、發行渠道再到讀者手中的傳統模式。《拆牆》首次印刷之前通過眾籌的方式預售獲得了大量訂單,只花了一周不到的時間就籌集到了到了出書所需的費用,這本書在未出版前出版社就已經賺回所有成本了,而最終新書與讀者見面時一個月內便加印了三次。《拆牆》利用全新的互聯網思維顛覆傳統出版商業模式,這不僅僅是一本書的成功,更是互聯網顛覆傳統商業模式創造的奇跡。
  正是由於移動互聯網的跨界打劫和造反顛覆,傳統行業原有的商業邏輯都發生了改變,全新的商業規則正在形成:傳統時代需要嚴格監管的行業被顛覆掉了,比如P2P的出現改變了銀行監管的形式,壟斷行業的“老大”們不得不向“草根化”低頭;酒店這一特殊準入行業也不再需要過多的部門牽涉進來,就像途家的出現大大降低了酒店的準入門檻;任何一個國家對媒體都會監督監管,但是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出現,監管的難度越來越大,自媒體時代人人手中握有“金喇叭”,金字塔型的社會正在被顛覆。
  當我們所生活的世界處於“無社交,不網絡”時,我們已然真切意識到移動互聯網所構築的信息與社交的強大虛擬系統。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是跨界與顛覆,沒有不可以跨界的行業,也沒有一個行業可以不被顛覆。
  很可能,當一個行業意識到自己已處於滅亡的邊緣時,他才發現自己的競爭對手根本就不是這個行業的,而是跨行業的打劫者:就像百度搶了中央電視臺的廣告老大地位,各種打車軟件讓廣播電臺收聽率下滑一樣……
創作者介紹

拍戲

on55onjq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